武夷山美食网 >> 菜谱

吴哲揉着眼睛一边哭一边说

2020-05-21

摘要:吴哲揉着眼睛一边哭一边说,老爹昨天夜里又提到罗家欠他的工钱了,今早在老爹的手里又看见这个纸条。吴哲哭喊着自己老爹都是被罗三奎欠的那些工钱逼死的。 茶湖村里住的都是一群老实巴交安分守本的农民,他们世代都以农耕手织为生,家户邻里间相处和睦,只有村尾住着的罗三奎略显霸恶,仗着自己生得高大,外有一帮朋友在县里胡混,家里常来一些不务正业的朋友串门,便起了坏心眼,对村里邻居没几分好意。

特别是在欠人工钱的时候,欠得少的还好说,他会待手头宽裕时适当给付了,欠得多的,那他就说一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话把人打发走。村里的吴稳根就是被他欠得多的一个,他欠吴稳根的工钱,那还是两年前的秋天拖下的。

那个时候,罗三奎那些兄弟事情特别多,隔三差五地就把他叫到外面去耍,一去就是好些个日子,家里的收成自然就给耽搁了。罗三奎媳妇一个人在家收割庄稼,实在忙不来,就请了吴稳根来帮忙,约好一天给付一百元当做工钱,吴稳根人老实,干活勤快,自己家的庄稼收起了,就赶早到罗三奎家去帮忙,一个收成季下来,吴稳根一共在他家里做了二十二天活,按说罗三奎是要付给吴稳根两千两百块钱,可是,等吴稳根上门讨要工钱的时候,罗三奎就说手头紧,到年底一并给了好揣着置年货。吴稳根想,都是邻里,也就等了。

可到了年关,吴稳根再去罗家要钱,罗三奎就找了几个小年轻来家里当护法,当着吴稳根的面说没钱,要钱的话得先问问他的兄弟们。吴稳根一看情况不对,又不敢硬来,只好吃了哑巴亏回去了。过完年,吴稳根又去罗家要工钱,可是都让罗三奎赖下了,时间一长,罗三奎赖吴稳根工钱的事也就传开了,可是不管乡亲们怎么议论,罗三奎就是拖着,也不说给也不说不给,让吴稳根急得都买了包耗子药上罗家门口就要吞了,好在他的儿子及时赶到才制止了悲剧发生。

吴稳根要工钱,罗三奎赖着不给,这事情一拖就是两年了,这今年吴稳根的儿子吴哲也相了个姑娘,正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吴稳根靠着省吃俭用存下来一点钱,约摸也够办这场喜事的开销,可他想到罗三奎还欠自己两千多块钱没拿回来,他心里就闷得慌,他觉得就算自己再有钱,那罗家欠他的工钱也是他的汗水钱,没要得回来实在是难以安梦,何况自己是勒紧裤腰带在过日子,能往自己兜里多装一毛钱那也是十分啊,他越想越气愤,就找儿子来商量怎么把这口气给挣回来。

吴家父子两人在家想了半天也没见有什么途径能要得回那笔工钱,后来儿子说干脆放弃了,吴稳根听自己儿子那么没出息,就给了他一巴掌,然后气愤愤地就走了。

到了晚上,吴稳根睡不着,一个人起来坐在门口抽闷烟,村子里的人几乎也都睡了,没几家还亮着灯,东一盏西一处的黄葫芦看上去整个村子也就剩下漆黑。他一个人坐到门口也不晓得他抽了多少烟下去,待他起身要回屋了,借着月光看见地上都躺了一堆的烟头。吴稳根看着地上熄灭的一堆白烟纸烟头,忽然一怕脑袋,乐得直奔儿子房里去了。

吴哲在梦乡里正要给媳妇掀红盖头的,被老爹冲进来摇醒,美梦被坏了,正想骂人。他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又突然大喊了一声躲到被窝里去了。

吴稳根贼笑着把儿子从被窝里拉出来,问儿子看到什么,儿子浑身还在哆嗦呢,颤颤巍巍说自己看见鬼了,吐着舌头翻了白眼,正伸手要去掐他。

吴稳根一乐,笑得都弯下腰了。然后把手里装烟丝的白色塑料袋拿起来套在头上,把一张一张接长的白烟纸粘在嘴唇上,翻开白眼,问他儿子看见的是不是那个样子。儿子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打完还问他痛不痛。吴稳根摸着脸喊了一句没天理了,儿子打老子。

吴哲赶紧解释说自己是想验证他到底是不是鬼来了,又问他为什么要扮鬼进来吓唬他。吴稳根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说想到让罗三奎还工钱的办法了。儿子不解,吴稳根就把自己的办法告诉了儿子,要儿子好好记住,说完便微笑着走了。

吴稳根从儿子屋里出来,又到自己屋里抓了一袋烟丝,然后笑着出了门。

第二天一大早,吴哲就在家里大哭大喊,还叫来了左邻右舍,说老爹昨天晚上死了……邻里乡亲听到消息也都跑了上来,到吴稳根房间一看,房梁上还绕着一根粗麻绳,地上倒了一只凳子,吴稳根躺在床上用辈子盖住了头,大家都相信他是上吊自尽了。

邻里们都安慰吴哲节哀,说要准备办身后事,有人还在讨论吴稳根为人多么老实多么勤快,也有人还记得罗三奎欠他的工钱没给……也有人问起吴哲,吴稳根死前有没有留下什么遗言,吴哲揉着眼睛一边哭一边说,老爹昨天夜里又提到罗家欠他的工钱了,今早在老爹的手里又看见这个纸条。吴哲哭喊着自己老爹都是被罗三奎欠的那些工钱逼死的。

吴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揉过的纸条,很明显是被揉在手心里又被摊平整的。纸条上写着:罗三奎,你欠我的钱,就算我死了做鬼也会回来找你要的。纸条上写的就是罗三奎欠他工钱的事。

村尾住的罗三奎睡醒刚起来,打开大门看到地上用烟丝摆了一个数字,罗三奎俯身看清楚了,是两千二百。当时也没当回事,就用扫把扫散了。

吴稳根死了,这很快被邻居们传到了罗三奎耳朵里,罗三奎当时就楞了,起初还不相信吴稳根死了的他,也跑到吴家来看个究竟。罗三奎到吴家门口,看见吴家挤满了邻里乡亲,大家都在讨论吴稳根死了可惜的事情,罗三奎在人群里站着,仍然还有人在议论欠工钱的事,这下他是不得不相信吴稳根死了。

人群里都在传着吴稳根留下的那张纸条,还有人念了出来,也恰好被罗三奎听了去。罗三奎不相信,凑上去一看,看到纸条上写着做鬼也要回来……罗三奎当时那个背心里直冒冷汗,想起刚才家门口扫去的那四个数字,加上吴稳根留下的这张纸条,他顿时吓得面色苍白,拔腿就往家里跑去。

没几分钟,罗三奎抓着一沓钱又跑了回来,大家看到罗三奎跑来跑去都很惊讶。直到罗三奎把钱交给吴哲,说自己是千想万想也想不到吴老哥会因为他做这样的事,他一个劲地给吴哲道歉说都是自己的错,早就应该把钱给付了的。

吴哲接过钱也没说什么,起身到屋里去看他老爹,罗三奎觉得愧疚,也跟了进来。吴哲跪到老爹的尸体面前哭丧,说老天爷不长眼,好端端的就让老爹走了,自己媳妇都还没过门,如果再晚些日子也还能坐上高堂……吴哲一边哭一边推着吴稳根的身体,罗三奎在后面看得很揪心。

吴哲推着吴稳根的身体,没推几下,吴稳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摸着喉咙咳嗽。罗三奎在后面看见吴稳根坐起来,两眼瞪得硕大,大叫了一声有鬼啊,就慌慌张张转身跑去,也没看清后面的门柱,他刚跑两步就撞到了门柱上,被弹了回来,他当时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又往外面冲去。罗三奎冲出来,拨开了人群没命地跑,一边跑还一边叫着有鬼,又跑了没多远,脚下踩到一块石头,大家在后面清清楚楚地看着他那么大一个身体扑倒在地上……

吴哲搀扶着吴稳根从屋里走出来,起初也把邻里都吓了一跳,吴稳根才慢慢地揉着喉咙要说话。吴稳根说,都是自己一时想不开,想到钱没要回来就心里闷得慌,加上儿子要结婚急着用钱,觉得自己没用,才想到去上吊,可是吊着难受,吊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掉下来,然后整个人就昏睡过去了……吴稳根说自己先到罗家门口用烟丝摆了个数字,回来胡乱写了份遗书,说到这里,他一脸的憨笑才让大家明白是怎么回事。

吴稳根站在人群里,说自己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知道有多痛苦,说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强,什么钱啊财啊,那些都比不上好好地活着。知道吴稳根没死,大家一言一语又乐着散开了。

罗三奎的那一摔也着实摔得不轻,几个壮年好不容易才把他抬回了家,醒来的时候还坚持说自己撞见鬼了,持续了大半个月才相信是看错了。只是他那一摔,把嘴里的两排门牙都给摔没了,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最要命的是踩到石头的那只脚,经过医治也没能正常下地走路了。

共 29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要债是天下间最难的差事,如果对方不想还,你就是磨破嘴跑断腿,人家不想给还是不给。为了讨债,债权人可谓是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文中的主人公吴稳根就是一个为了讨债费了无数心思也不见奏效的债权人,苦思之下灵感突来,竟然想起半死来吓唬欠债不还的罗三奎,没想到不仅把钱讨回来,还间接对罗三奎做了惩罚。很生动的故事,生活气息浓厚,人情往来真实,结局耐人寻味。欣赏。【:瞳若秋水】

1楼文友: 18:45:17 欠债不还真是一件让人格外头痛的事,也难为了吴根稳想出了这样一条妙计。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月经期喝益母颗粒能缓解腹痛吗
季节性过敏性鼻炎能治愈吗
白带色黄选什么妇科经典药

下一篇:人生有了亲蜜的伴侣

上一篇:自我陶醉

友情链接